榛子酥

【苏靖】一叶障目

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题文无关。


谋士苏x靖王琰


总是看到景琰喝情丝绕,凭什么酥胸不能喝。


虽然是同一种东西但是两个人的效果完全不同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最后当然是喜闻乐见的自撕马甲。


景琰你看出来我穿马甲了么。


没看出来?没关系我脱给你看。










“先生知道这是什么么?”誉王端着白玉酒壶,笑容可掬地给梅长苏斟了一杯酒,透明的酒液从壶嘴流淌出来,落在精巧的酒杯里溅起细小的水珠。


“苏某酒量向来不好,恐怕不能陪誉王殿下喝一杯了。”梅长苏被誉王用一队人马毕恭毕敬地请到誉王府做客,还是半个时辰以前的事。


“苏先生这般不给本王面子,可别怪本王行事粗暴。”


萧景桓眉角微挑,后方的两个士兵立刻上前一把架起了梅长苏,拿着酒壶就给他灌下去。


“咳咳咳,这可不是誉王殿下一贯的作风啊,咳咳。”梅长苏被酒水呛得厉害,知道誉王已经知道自己辅佐靖王的事情败露,想来也是要报复的。


誉王轻蔑地翻了个白眼,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的梅长苏,冷笑一声:“可惜了我一壶难得的情丝绕,竟只让苏先生尝到一半,泼洒出来实在是浪费。”


梅长苏一愣,抬起头来目光如炬。


“看来先生是知道这酒了,”萧景桓转身坐下,倚着桌边笑道,“此酒寻常人只饮一杯便神思涣散,将眼前人当做思慕之人,自然是知无不言,何况先生还饮了半壶。”


顺着萧景桓愉悦地撑起下巴:“不知梅宗主心里的人,当是何人啊?”


萧景桓只一挥手,一名身着轻纱,体态曼妙的女子便步履盈盈地出现在梅长苏的身侧,她蹲下身,贴近梅长苏轻笑一声:“宗主,可还记得奴家么?”


梅长苏横起手臂隔开女子,厌恶地暼了萧景桓一眼:“如此手段,不愧是誉王殿下。”



“梅宗主过誉了,好好享受本王特意准备的一夜春宵吧,本王很期待梅宗主亲口说出来,你为何选择了萧景琰。”


萧景桓说罢,便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施施然走出了屋子,只留这名女子轻声慢语,柔若无骨地贴上去。


“宗主,长苏……此处已无他人,让奴家好生伺候您,如何?”女子贴近梅长苏的脸侧,带着香浓的脂粉气味熏粉梅长苏闭了闭眼睛。


梅长苏抬起手,带着有些炽热的温度捉住了女子的手腕,女子轻轻笑了,却没想到下一秒被梅长苏一把推出老远。


“你若是以为我会将你当做他,那才是太可笑了。”


梅长苏轻轻喘了口气,视线有些模糊难以聚焦,虽然这名女子暂时不会有什么威胁,可是若再拖下去,难保自己不会唤出那人的名字,不用想也不知道这屋外布满了人,梅长苏原本智计无双的脑袋艰难地晃了晃,思绪有些停滞。


女子听不懂梅长苏的话,只当他是用情至深,便再度贴上来,勾着梅长苏的腰带就要为他宽衣:“这般推开奴家,宗主怎么忍心啊?”


梅长苏捂着脸竟低低地笑了,他实在不能想象萧景琰这样对他说话的模样。




窗户突然被人一脚踢开,阻拦的侍卫大喇喇躺了一排。


率先跳进来的是甄平,随后蔺晨也轻巧地飞身而入,朝着被吓到的女子抛了个媚眼,才去寻找梅长苏的身影,却是看到梅长苏一脸迷乱衣冠不整的模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你你!不会是做了对不起那位的事情吧?”


梅长苏用仅剩的理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撑着甄平站起身来。



蔺晨出手敲晕了正要呼救的女子,颓然摇了摇头:“不过那位恐怕也不在乎,毕竟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梅大宗主就是心系于他的青梅竹马呢。”


“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黎刚驾着马车用最快的速度带着梅长苏逃出了誉王府一路奔回苏宅,蔺晨揪着梅长苏直接丢进了卧室的床铺里,将他裹地严实:“情丝绕说到底是酒,也没什么解药,实在受不住你就自己疏解一下,我让黎刚在门外侯着,可好?”


梅长苏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一呼一吸地带着灼热的温度,看起来忍耐地厉害,蔺晨犹豫一下,又建议道:“真那么难受?要不……我去螺市街给你找个干净的男孩子?”


“滚……”梅长苏咬着牙根低低地吼出声。


“得嘞。”蔺晨飞快地溜出房间带上了门。



“蔺晨少爷,宗主……不会被憋坏吧?”黎刚担心地问蔺晨。


蔺晨闻言挠了挠鬓边:“应该不会吧,可是……”一想到梅长苏对萧景琰禁欲又忍耐的模样,十足的守贞架势,蔺晨又实在有些担心。



“苏先生怎么样了!”一道焦急的声音自后门传进,蔺晨一回头就看到一身暗红色亲王常服的萧景琰风风火火地下马冲了进来。


“少阁主。”萧景琰微微点头算是给蔺晨打了个招呼,便迫不及待地追问黎刚:“我刚听说苏先生被誉王兄带走了,他也么样?有没有受什么伤?”


黎刚愣了片刻,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对靖王说“我家宗主被喂了催情药,现在找不到人发泄可能就要憋坏了”这样的话吧,只得分出一点点视线去看蔺晨。


蔺晨在一旁捏着下巴打量萧景琰,心想萧景琰比他以为地还要关心梅长苏一些,如此这般,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也好过梅长苏一个人暗自纠结。


“长苏现在不太好,靖王殿下请随我来吧。”



蔺晨朝萧景琰作了个揖,便反身往梅长苏的卧房去了,萧景琰一听梅长苏不好,焦急地跟着蔺晨,往里屋去了。



蔺晨推开房门,伸出手请萧景琰先行,萧景琰一步不停就直冲进去,蔺晨随即一把带上了门,动作流畅行云流水,看得黎刚目瞪口呆:“蔺晨少爷,你这是……”


蔺晨悠悠走了两步,又回头招呼黎刚:“走吧,你还想在门口听着啊。”


黎刚看了看蔺晨,又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一路小跑跟上了蔺晨的步子。




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5551668372975


石墨:https://android.shimo.im/document/hT5eAVedF90G7W5Y


>>>END


啊啊啊啊为什么欠的梗越多越有梗自己跑出来啊!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债多了不愁吧……【(눈_눈)仿佛身体被掏空.jpg】

评论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