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今昔』{七}

郡主附体的苏哥哥😂😂

萧萧君子琰琰如玉:

  在梅长苏昏迷的这几天,蔺晨倒是和冥瑹走得近了些。


  冥瑹看了坐在他对面的的蔺晨和他们中间摆着的茶,在心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个蔺晨是中了什么邪,这几天天天有事没事地拉着他,喝酒品茶什么的!第一天带他喝酒害他病发了,被晏清秋臭骂了一顿,倒也不敢了,可就改喝茶了。他自问是个不会品茶的人,在【玉冥峰】上,天天都在喝药,喝得都没味觉了,他还是觉得喝药后的那碗白水是最好喝的。


  冥瑹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抬头看向蔺晨,那人今天穿的是件深蓝衣服,突然轻笑了起来,想想他们两人能这般要好,还得感谢飞流呢。


  那日,冥瑹正和蔺晨讨论梅长苏的病情,飞流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盘榛子酥,说『水牛,吃。』对于【水牛】这个称呼,冥瑹已经接受了,毕竟不能和一个孩子计较,而且他每次还给自己带点心呢,话说这榛子酥还真是好吃。


  突然,飞流的眼睛盯着他们,头转来转去,噗嗤一句就笑了出来。


  二人摸不着头脑,蔺晨问『飞流你笑什么?』飞流指了指他们的衣服,说『一样。』蔺晨知道他是说冥瑹和自己一样穿了白衣服,问『这有什么好笑的?』


  飞流指了指冥瑹说『好看!』又指了一下蔺晨『胖!』然后就跑出去跳到屋顶上了。
蔺晨看着挡着脸的冥瑹,说『别笑了,有那么好笑吗?』


  冥瑹点了点头,笑得更厉害了,咳了几声。


  『哼,我以后再也不穿白色的!』


  『咳……最好别穿深色的!』


  蔺晨哼了一声,便气冲冲地跑出去,以后果然没再穿过浅色的!


  想起那场景,冥瑹又笑了起来,像是被这笑声闹醒的,身后床上的人有了动静。冥瑹赶紧起身去看看他。


  梅长苏微微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了冥瑹,又把眼睛闭上,再睁开,看着眼前的人『景琰……』


  冥瑹也不计较他叫了什么,只是把那人要伸出来抓住他的手按回被子了,轻声说『你别动,别说话,我去找师父来看看。』


  冥瑹刚要离开,梅长苏就挣扎着要坐起来,『你别走……咳咳,求你别走……』


  听到梅长苏的话,冥瑹回头走向他『都让你别动了!』


  『你别走!』


  冥瑹无奈『好,我不走。』对着门外大喊,『飞流,去把晏大夫叫进来?』


  『哪个?』


  『黑头发的!』


  蔺晨也走了出去,他想现在这两个人是需要说会话的。


  冥瑹说完又回头看着梅长苏,刚要说话就被梅长苏打断了『你别说话,让我好好看着你……』梅长苏摸了摸他的脸,边摸边流着泪,可却是笑着的。冥瑹本来想打掉他的手的,可是想到他是个病人,而且看到他这副样子心又不知道为什么很难受,就由着他了。


  『我是不是死了?死了多好啊,能见到你……你还生我的气吗?别生气好不好?你不是也骗了我吗?不是也没理会我的感受就上了战场吗?我做了个梦,你告诉我,我们回不去了……怎么会回不去呢?你别再走了好不好,我们分开了十三年了,太长……真的太长了……』看着梅长苏的情绪愈发激动,冥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他毕竟不是他要找的人啊……他不忍心看梅长苏这个样子,便想离开了。


  『你别激动,你活着呢,是我师父救的你,我现在去叫他过来。』看他又要走,梅长苏赶紧拉住他『景琰……』


  冥瑹不想骗他,却又不忍伤他,只能小声地说一句『我……我不是景琰!』


  『什么?』


  『我叫冥瑹,不是景琰。』


  听他说完,梅长苏便笑了起来,不是那种悲凉的笑,反倒是那种高兴的笑,他示意冥瑹坐在他的床边,用很轻很温柔的语气说『这几天我连续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看到你了,可你却不认得我了,原来这不是梦,是因为我虽然昏迷了却能听到你们的对话才会如此……』


  『我不想骗你,我不是……』


  『你是景琰!』梅长苏飞快地打断了冥瑹的话『我知道你是,我认得出来,我的景琰我知道……我怎么会认错呢,你就是我的景琰,你就是我的景琰……』


————————————
最后一句好像有个场面浮现出来,咦⊙﹏⊙

评论

热度(71)

  1. 榛子酥萧萧君子琰琰如玉 转载了此文字
    郡主附体的苏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