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傻子走了,骗子哭了【苏靖】(下)

这个be的好看诶【抖腿】

糖炒栗子:

想了一想还是写一个双结局吧……快要期中考了给自己存一下人品(๑❛ᴗ❛๑)









傻子走了,骗子哭了






梅长苏日日担心的事情终是来了。
萧景琰遇刺。



滑族独有的利刃刺穿脾脏,血潺潺地流淌着,仿佛怎样都止不住。
萧景琰静静地睁着眼望着周围慌乱的人群,惨淡一笑。
他怕。他不是怕死,而是怕自己走得太早了,庭生还不能管理好整个国;他怕他至死都无法完成林殊和皇长兄的遗愿。
他又莫名的庆幸。梅长苏给他的担子太重了,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压得他只能茕茕孑立,一人蹒跚独行。



修长白暂的手指触上了温热的血液。
还好,他的血还是热的。
他没有变,尽管所有人都变了,他也不会变,也不敢变。他需要的,是要做天下人心中的贤王,大臣心中的明君,故人眼中的萧景琰。



梅长苏一袭青衫,站在佛山上。
蔺晨和飞流早已睡下了,他却被梦魇缠住了。
一时是泪眼婆娑的萧景琰,一袭红衣哭喊着他的名字,一时是满身鲜血的登基的萧景琰,一身龙袍呢喃着他的名字。
每一个情景都让他揪心,让他无眠。




梅长苏微微皱眉,看着佛山上空满天的繁星,却是没有兴致观赏。
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星空中一颗渺小的星星的陨落。



也许他只是把这一切当成自己的多虑和对萧景琰的愧疚,但是此刻,他梦魇中发生的一切,却是真真的发生在了深夜的宫墙里。




萧景琰躺了一夜,静太后独自受了一夜。她知道,此刻的萧景琰是最脆弱的时候,也是最像原来的萧景琰的时候。



她想起了以前那个白净可爱的小团子,动不动就红了眼眶,转身就是泪流满面。
她想起了那个白衣少年,和红衣少年一起读书罚站 转眼又跑去后山嬉笑玩耍。
她想起了那个狐裘缓带,和身姿挺拔的皇子并肩而立,像一个骗子和傻子一样。
直到她看见了一个孤寂落寞的背影。



白净可爱的小团子身边没有了一个更小的小团子,放声大哭。
红衣少年身边不在有着那个白衣少年,默默擦着流不尽的眼泪。
征战沙场的皇子身旁不再站着一个狐裘缓带的谋士,暗自红了眼眶,热泪溢满,却极力忍耐。
到最后,所有的身影交错,合成了一个有着无限孤寂的背影。一个逐渐脱离光明,陷入黑暗的背影。



梅长苏在江湖逍遥,萧景琰在病魔中苦苦挣扎。
终于是生死相隔。



梅长苏忽然心脏像是被人揪住一般,突突的疼痛。
他正是想不明白的时候,蔺晨收到了宴大夫的信。
方才嬉笑的人脸色瞬间变了,神情严肃地望着梅长苏。
他被蔺晨盯得发慌,抢去蔺晨手中的信件阅读后,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
信纸上只有四个字
“帝危,速归。”




从佛山到金陵有多远?
很远,那是一个骗子和一个傻子别离的距离。




萧景琰仿佛被困在一个漆黑的世界里,没有阳光,没有声音,只有他独自一人,像是被抛弃的流浪汉。
他感到压迫,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这是真正的,帝王的孤寂。
他蹲下去双手抱膝,抽泣着,像是要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静太后默默地守在昏睡的帝王旁,聆听着他的呢喃细语。
忽然陷入梦魇的萧景琰像孩提一般地抽泣着,还不停地呢喃着。


“小殊……”
“等等我……”
“苏先生……”
“为什么要骗我……”
“长苏……”
“为什么只留下我……”




一字一句,仿佛是银针一样刺在静太后的心中。她是梁帝的静太后,但她也是萧景琰的母亲。



她极力地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装成是某个少年的声音,轻柔地说道:“景琰,别怕。”



看着床上逐渐安定的萧景琰,她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种奇怪却又合理的想法。




她不知道,“赤焰冤案”后萧景琰曾悄悄地在林府林殊的房间内咏过一曲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梅长苏拉着蔺晨,火急火燎地从佛山赶到金陵,却发现金陵城满城素缟。




如今是静太后代未成年的皇长子萧庭生掌权。而离先帝,也就是萧景琰去世,已有数日。




梅长苏一个重心不稳,从马上摔了下来,眼前一黑。
萧景琰等了半辈子,却换来梅长苏一次又一次的欺瞒。
终于,他不在等了。





傻子等不来骗子的承诺,遗憾地走了。
骗子哭了。








——想看BE的小伙伴可以离开啦
想看HE的宝宝不哭下面还有——












梅长苏心灰意冷地离开后,藏在暗处的马车缓缓跟上。
马车上坐着一位瘦弱的,脸色苍白的男子,像极了刚辞于人世的先帝。




梅长苏没有回廊州,也没有去琅琊山,他来到了梅岭,他重生的地方,也是他和萧景琰命运的一个分岔路口。
数年的洗刷,早已抹去那一片焦黑和腥红。



大雪纷飞,地上一层厚厚的白雪,像极了金陵的那满城素缟。
梅长苏至今才体会到萧景琰的痛。



当对你有着重要意义的人在你猝不及防时就离去后,心会像是被捏碎,再践踏过一般,痛到麻木。


梅岭没有梅,故地无故人。



梅长苏跟着蔺晨先回了琅琊山,是蔺晨的建议。
梅长苏的状态很不好,心不在焉,若有所失。



刚到琅琊阁,蔺晨就不知闪去哪了却。梅长苏轻车熟路地去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却看见一个熟悉却不可能会出现的背影。



“被人欺骗的感觉,好受吗?”























评论

热度(110)

  1. 榛子酥糖炒栗子哦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be的好看诶【抖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