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苏靖】自投罗网

你以前还没钱呢😂😂

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俗话说得好。


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


古人诚不欺我。


景琰宝宝有特殊的运动指南。


尔等不要妄图模仿。









吸满了墨汁的笔尖悬停着迟迟没有落下,承受不住重力缓缓晃动,最终还是砸在了纸上,晕开细长的黑色线条。


执笔的人并没有意识到,他呆呆地盯着纸张,显然在放空思绪。





“景琰?”


梅长苏进了书房就看到皇帝陛下坐在那里发呆,唤了一声却不见回应,只得提高了音量。


“景琰!”


萧景琰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毛笔滑落,在纸张滚出不规则的线条。


“是长苏啊……”萧景琰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景琰你怎么了?”梅长苏颇为担心的去试萧景琰的额头,传来的温度却很正常。


“长苏,”萧景琰低了头,似乎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倒是让梅长苏更加担心了,“我觉得……”


“什么?”梅长苏紧张地注视着萧景琰。




“我是不是胖了?”


梅长苏对上萧景琰抬起的一双清澈鹿眼,呆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哈?”








萧景琰抬起手肘抵在桌面,撑在没什么精神的脑袋上,滑落的衣袖露出白皙的手臂,散出盈盈的光晕。


“肯定的啊,你看以前我可是到处跑的,哪像现在天天待在宫里,”萧景琰越说越觉得好有道理,难过地捏了捏自己的肚子,“我感觉到我变得胖墩墩的了。”


梅长苏弯腰凑近了萧景琰,目光深沉地细细审视了一番,得出了他的结论


“没有啊,我觉得还是和以前一样。”还顺手捏了捏萧景琰无精打采的脸,“肯定是你想多了。”



“不行!”梅长苏的宽慰完全没有被听进去,萧景琰目视前方豪爽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我得变回去。”


“哪里胖了,”梅长苏走到萧景琰的身后环住了他的腰身,胸口与背脊贴合:“现在我还能把你抱起来呢。”


萧景琰满脸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来,张开双手就要梅长苏言出必行。




梅长苏就着两人相贴的姿势搂紧了萧景琰的腰,收紧手臂就要将人抱起来。


可以天不遂人愿,弯腰的瞬间不小心扭到了,直接结果就是梅长苏想要抱萧景琰却没抱起来。


梅长苏慌忙抬起头,就看到那一双鹿眼里已然蓄满的水汽,萧景琰咬着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景琰我不是……”


梅长苏还没来得及辩解,就被萧景琰的话音打断:“我就知道我胖了!”




梅长苏深深地叹了口气,满脸写着无奈。


萧景琰见梅长苏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气得揪着自己的腰上的软肉给梅长苏看:“你看!一圈都是软软的!”


梅长苏环着萧景琰轻声安抚:“景琰一点都不胖,真的。”



萧景琰对这种不走心的安慰完全听不进去,抓着梅长苏的手去捏自己的腰:“你摸摸看啊,真的胖了一圈!”


梅长苏捏到束地整齐的腰带,将腰身勾勒地纤长笔挺,不禁爱不释手地摸了两把,还装出道貌岸然的口吻来:“有腰带,摸不到。”


从而从善如流地在御书房里撤了皇帝的腰带,玄色的衣袍散落下来,宽大温热的手掌从交叠的衣襟探进去,流连手感上佳的腰身。


温暖柔软的地方让梅长苏忍不住细细把玩,萧景琰不自觉的被人带到怀里,偏偏还一脸的求知模样:“怎么样?是不是胖了好多?”



梅长苏严肃地感受了一番,高深莫测地回答:“没感觉清楚,我再摸摸。”





梅长苏本以为萧景琰只是突然有感而发,坚持不了几天就恢复了,谁成想皇帝陛下这次是铁了心要坚持下去。


御书房的桌子上习以为常的摆放着一碟榛子酥,在萧景琰的坚持之下被扯了下去,梅长苏总觉得萧景琰看那碟被端走的榛子酥的眼神,比看到自己离开还要不舍。


更不要说一日三餐,更是清汤寡水的白粥。


梅长苏觉得说是白粥都抬举那碗东西了,一大碗水里泡了几粒米,放在皇帝的御前实在是丢人。



“景琰啊,”梅长苏斟酌着开口,“你看你天天日理万机的,怎么能不吃饭呢?”


“我吃了。”没吃饱的皇帝陛下精神不济,蔫蔫地缩在椅子里。


你那也叫吃饭!


梅长苏在心里默默反驳,继续保持着笑容蹲在萧景琰的腿边,握住一只如玉的指尖轻轻摩梭:“景琰这么没精神我得多心疼啊,我陪你吃点东西。”


“不要。”萧景琰坚定的拒绝,目光却落在梅长苏指挥小太监们端进来的吃食上。




浸满了酱汁的肉类散发出油脂的香味,被筷子夹起滴落粘稠的汤汁,落在颗粒分明的米粒上,诱人地移不开视线。


萧景琰感觉到口腔里难以自持的分泌唾液,不禁吞了口口水。


“真的不吃?”梅长苏云淡风轻地将碗碟往萧景琰面前推了推。




……



美食最终战胜了决绝的内心,久违的食物香气让萧景琰几欲流泪,转瞬间就空了瓷碗。


“慢点吃。”梅长苏噙着笑意顺了顺萧景琰的后背,还贴心地盛了一碗汤。


果然还是乖乖吃饭的时候比较可爱。


梅长苏默默摸了自己的下巴。





好好吃了一顿的萧景琰靠在椅背上休养,吃饱喝足的时候人常常会有感发而,萧景琰也不例外。


此时浓浓的罪恶感涌上心头,让萧景琰愧疚不已。



本想着吃完饭好好睡一觉就过去了,谁成想一觉醒来瓢泼大雨拢着宫城,萧景琰觉得自己更抑郁了。


空间里安静的让人心惊,萧景琰觉得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安逸带来的脂肪在疯狂地滋生。


“长苏,要不……”萧景琰推了推身旁的梅长苏,“咱们去骑马吧。”




梅长苏悠悠转醒,惊讶地睁大眼睛:“你看得到外面在下雨吧?”


“那有什么的,我以前也……”萧景琰颇为自豪地反驳,被梅长苏全数驳回。


“你以前还没钱呢,没什么好比的。”


“你!”萧景琰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一把掀开锦被就要下床,“你不去我去。”



梅长苏赶忙拉住萧景琰将人扯回来:“哎哟我的陛下,你就别瞎折腾了。”


萧景琰猝不及防被拉回来,后背落地仰倒在床面上,一双眼甚是无辜地望着梅长苏,梅长苏心里顿时有了计较:“要不就在房里运动?”


“在房里怎么……唔”萧景琰还想要认真思考这个建议,偏偏还没转动大脑就被含住了唇。






“陛下要多动,不如就在上面吧,”梅长苏扶起萧景琰跨坐在自己身上,光滑的腿根摸起来很是享受,“记得这里要用力。”


“我不是……啊……”


“这里也要使力,摆两下。”腰身被手一握,向上抬起划出圆滑的弧度。


“还有这里,”指尖轻轻摩梭相贴的地方,那具身体因为这样的触碰不禁战栗,“也要咬紧了。”


“我……嗯……”萧景琰拥着梅长苏的脖颈,将脑袋抵在他的肩头,只能吐露断断续续的话语。


梅长苏会意的搂紧的萧景琰的腰,将自己送得更深。


“哎,不用谢。”






日上三竿,皇帝陛下披了外袍缩在软塌上,腰背和腿根酸的厉害,只得半倚着缓解不适,然后从中间的桌面上又拿起一只炖煮的酥松软烂的猪蹄,狠狠地咬下去一口。




“陛下,今天不要再运动了么?”


罪魁祸首假模假样地嘘寒问暖,萧景琰头也不抬的摇头。


也是十分的坚定。



>>>END

评论

热度(211)

  1. 榛子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以前还没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