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苏靖—童话au】灰姑娘

命人断了宫里的榛子酥😂😂😂

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童话系列【可能也就这一篇了】


颜狗苏x追求真爱琰


人老了就想吃纯糖。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酥胸是女主。


嗯……


那是不是改成黑姑娘?


不不不快把刀放下|・ω・`)


辛德瑞拉不要看!【土下座对不起.jpg】








大梁的皇帝焦急地在正厅中踱步,一旁的雕花木椅上坐着七皇子殿下。


“你都已经成年了,怎么能不立妃呢!”老皇帝急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哼,”萧景琰高傲地侧头,“我不要为了立妃而大婚,我要的是爱情。”


“你你你!”萧选急地说不出话来,偏偏萧景琰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若不是静妃娘娘给皇帝顺了顺气,那双白眼简直要翻到后脑勺去了。



“陛下稍安,景琰说的也不无道理啊。”静妃笑得温婉,柔和的话语让萧选稍稍平静了些。


“景琰啊,朕为你举办舞会,将所有适龄者都送到你的眼前供你挑选,如何?”萧选自认为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不!这样怎么可能找到我纯洁的真爱?”萧景琰固执地拒绝。


“萧景琰!”老皇帝气得快要去咬砚台,“要是不去朕就断了宫里的榛子酥!”


……


“那好吧。”七皇子艰难地选择了妥协。





金陵城内贴出皇榜,皇宫将在三天后的夜晚举办舞会,邀请城内适龄的单身女孩参加,请诸位盛装出席。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还是想到了唯一还未成婚的七皇子,这样一个盛大的舞会,自然会让人联想到选妃了。


传闻这位七皇子天人之姿,又深得皇帝与太子殿下宠爱,正妃的地位自然是不言而喻。


皇榜贴出不过半日,整个金陵城都沸腾了。皇榜附近接连两日被堵的水泄不通。


一位背着柴草的壮硕男人在皇榜前细细研读一番,激动地反身冲回家去。




“你们快出来!我找到发家致富的好方法了!”


“蒙大哥,你说什么呀?”尚且年幼的孩子蹲在地上捏泥土,听闻蒙挚的喊话蹭地站起身,激动地迎上来。


“什么什么?你又从哪里听来了不靠谱的消息?”门口的男人带着调笑的意味发问,扇了扇手里字迹潇洒的折扇。


“你跟你们说啊,我在朝廷的公告里看到,说是七皇子要选妃,要是选上了,那咱们就衣食无忧了啊!”蒙挚笑得一脸憨厚,似乎已经在预想未来荣华富贵的日子了。


“七皇子?我那么英俊潇洒,谁不会爱上我呢,”蔺晨摸了摸并没有胡子的下巴,眯起眼睛的样子颇有些色咪咪的,“哪怕是皇族也不例外。”


“才不是,你那么胖,皇子怎么会看上你?”飞流不满地翻了个白眼,“我年纪轻,这才是优势,七皇子一定会喜欢我的!”


“哎呀你们别吵啊,飞流还太小,不在考虑范围内……”


“凭什么!”飞流跳起来表示不满。


“蔺晨太风s……流,怎么能入皇宫么?”蒙挚继续慎重考虑。


“你原来想说什么?”蔺晨气得一把拍上了折扇,“你该不会是想自己去吧!”


“不不不我怎么会……长苏呢?”蒙挚这才想起,自家最合适的人选呢?




“哈?要我嫁给皇子?我才不去。”梅长苏提起他缝了三块补丁的裤脚,蹲下给后院的白菜浇水。


“为什么?!”三个人疑惑地质问他。


梅长苏站起身来,悠悠道:“你看看三皇子肥头大耳,再看看五皇子阴险狡诈,六皇子相貌平平,这个七皇子,恐怕也好不到哪去,我才不要呢。”


“你你你你你!这种事重要么!那可是皇子啊,嫁给他就是嫁给了花不完的钱啊!”


“你们不懂,那是我的底线。”


梅长苏长远深沉的目光被折扇劈头扇了下去:“长的好看能当饭吃么!能么!”


最终以一敌三,在空粉连老鼠都不钻的米缸面前,梅长苏溃不成军。


“为什么是我?”梅长苏不满。


“我们讨论了一下,发现你最合适了。”


“我怎么没有参加讨论?”


“别废话了,快打扮起来吧,舞会就在今晚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梅长苏垂死挣扎,“我又不是女孩,怎么嫁给七皇子?”



空间里有一阵诡异的沉默,而后蔺晨一拍手,灵光闪现:“裙子!穿裙子!”



梅长苏像木偶一般任人摆布,被裹上了用床单系成的长裙,披散长发勉强算得上少女。


“去吧!去嫁给皇子殿下吧!”


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可惜只能走着去,他们实在租不起马车。



梅长苏滴溜着自己的长裙,棉麻的布料上还有几个小洞,看在兄弟们连床单都贡献出来的情谊上,梅长苏决定先去看一看皇子再说。


“天呐!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去见皇子殿下呢?”空中传来一声惊叹。


“谁?”梅长苏四处观望,只看见一颗星光逐渐下落,停在自己面前,一阵光亮闪过,就出现了个巴掌大的小人,浮在空中。


“哦孩子,我叫豫津,是你的精灵,我要帮助你出席舞会。”


“那我可能需要一件好看一点的衣服。”梅长苏思考了一会回答。


“那是当然。”豫津拿出魔杖轻轻一挥,梅长苏身上的破布裙瞬间变成了华丽的精美礼服,豫津又拿起后院的一颗南瓜,转瞬间就变成了优雅的贵族马车,两匹马儿嘶嘶地呼出热气。


“上车吧,我的孩子,舞会要迟到了。”


“记得一定要在子时之前回来,否则一切都会变回去的!”





梅长苏居然真的轻易混进了进宫的队伍里,目之所及全是美艳的女子,让梅长苏有些不自己在,他决定挤到前面去看一看这个皇子殿下。


梅长苏随意的视线在落在主位上的萧景琰身上时,变得灼热起来。


那个皇子一身红衣,衬得愈发雪白,乌黑的发被金冠束起,一双鹿眼圆润明亮,精致的腰封交叠,将那纤细的腰身完美的勾勒出来。


梅长苏觉得自己体内名为颜狗的属性在熊熊燃烧。




萧景琰百无聊赖地缩在主位,被不满的皇帝推进人群,也只得躲着热情的女子。


她们看中的都是我的地位,没有一个人是喜爱我的。


萧景琰默默叹了口气,踱步到桌前找榛子酥吃。


一位粉红色长裙的女孩站在最后唯一一碟榛子酥面前,萧景琰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越过她去拿,却没成想那个女孩见到是萧景琰,主动将榛子酥推了过来:“殿下您请。”


“谢谢,”萧景琰觉得自己也该客气一下,就问对方,“要不要也来一点?”


话虽出口萧景琰已经知道结局,无非是“真的?太感谢殿下了”或是“太荣幸了,臣女也爱吃呢”之类的阿谀奉承,啊,这个虚伪的世界。




“不用了,我不吃的。”对方声音低沉,似乎完全没有谄媚的意味。


萧景琰惊讶地抬起头看对方,仿佛一瞬间撞见了爱情。


天呐,她居然顶撞我,太不可思议了,这难道就是纯洁的真爱么?


萧景琰牵起女孩的手,触感并不温软,抓着却很舒服:“随我来。”


梅长苏没想到居然轻易俘获的皇子殿下的芳心,随着萧景琰从侧门而出,躲进了后花园里。


“告诉我,你的名字。”萧景琰直视对方的时候,发现居然和自己差不多高,不愧是他看上的女子。


“民女苏苏,见过七皇子殿下。”梅长苏掐着嗓音福身。


“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看看你。”萧景琰扶起梅长苏的下颌,四目相对,梅长苏在萧景琰的眼里看到了皎洁的明月,好似清冷又致命的吸引力,让他忍不住的靠近。


萧景琰张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宫里被女子强吻了。




微博:我我我走链接了,不要把我关在小黑屋里啊


 


 


 


>>>END


 


 


附赠琰琰的两张心情变化如图

评论

热度(110)

  1. hui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
  2. 榛子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
    命人断了宫里的榛子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