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苏靖】心绪难平「ver.萧景琰」

从床头拿出私房榛子酥……😂😂😂666

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病中的皇帝是少女。


萧景琰就是一颗榛子酥。


梅长苏想吃却不能吃。

【苏靖】心绪难平「ver.梅长苏」




清晨的露水将第一缕阳光反射出七彩的光,细嫩的绿叶尖上,水珠晃晃悠悠。


一个身着华服的身影从朝阳中穿过,衣角沾湿了水汽。



梅长苏从养居殿的后门悄咪咪的溜过。


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梅长苏昨夜被赶出了养居殿,所以他不得不趁着早朝还没有开朝,去讨好一下皇帝陛下。



门外的守卫向梅长苏行礼,婉拒了梅太傅“没关系我翻墙就好”的建议,热情的打开了侧门,以一种“您又被赶出来啦”的关切眼神目送梅长苏走远。


轻轻推开的殿门带进了一丝光,照亮了本来昏暗的寝宫。


梅长苏蹑手蹑脚的靠近床边,撩起了遮光的布帘。


阳光打在皇帝陛下熟睡的脸上,扇子一样的睫羽在光芒下像是淡淡的金色。


突如其来的亮光让萧景琰很不舒服,他轻哼了一声把脑袋向下埋进被子里。


梅长苏轻笑一声,埋首到萧景琰耳侧说:“景琰,起床了。”


呼吸砸在耳侧痒痒的,萧景琰像是拍苍蝇一般推开梅长苏,转了个身把脑袋埋得更深。


梅长苏坐在床边,哄着萧景琰叫他看看自己,可是萧景琰头也不抬,好像真的睡过去了。梅长苏将手伸进被子里去拉萧景琰,才发现他的身上满是汗,这才去试他的额头。


温度不是很高,但显然不是正常的体温。


梅长苏把萧景琰掰正,想让他睁开眼睛:“景琰你生病了。”


萧景琰被阳光照到很不舒服,只能转过身来把脸埋在梅长苏腿边的衣摆里,闷闷地说:“才没有……”


梅长苏有些无奈,从前萧景琰不论是生病还是受伤,都是自己硬扛着,被自己发现还死不承认,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点还是没变。


叫了殿外的小太监去传御医,梅长苏把身后的帘子拉上,挡住了照进来的光,萧景琰这才把脸露出来。梅长苏微凉的手指让萧景琰感觉很舒服,于是又向他靠近了些。


御医来得很快,看了一下就说陛下只是受了寒,有些低烧,喝些药睡一觉,等寒气发出了就没事了。梅长苏摆手让他去准备,又吩咐下去取消早朝,陪在萧景琰的身边。


烧了一身的汗,萧景琰的嘴唇都有些干裂,梅长苏扶起萧景琰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环着他喂了一杯温水。


水滋润了因为生病有些干涸的身体,萧景琰感觉昏昏沉沉的头脑清楚了些。


梅长苏拿起外袍披在萧景琰身上给他裹得严实,跟他说:“等会把药喝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萧景琰撇撇嘴不高兴了:“不喝药。”


表情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梅长苏觉得很可爱,就哄他说:“那你要吃什么呀?”


萧景琰睁了睁眼睛,似乎陷入了沉思,半晌才抬起头望着梅长苏,严肃地开头:“我想吃糖水蛋花。”


梅长苏愣了愣。


小时候自己生病了,晋阳长公主总会给自己煮糖水蛋花,后来萧景琰生病了不敢回祁王府,就住在自己家,晋阳长公主也给他煮。


长大之后只要生病了就会想起当时甜甜暖暖的感觉。病中的人总是格外的心绪敏感,萧景琰也不例外,这时候尤其的怀念小时候的温暖。


那双鹿眼就这样看着梅长苏,渐渐变得有些水润,梅长苏赶忙说:“好好好,我去给你煮。”他将萧景琰放倒在床上,拉起被子盖好:“乖乖等我,一会就回来。”


可是刚转身就被拉住了衣袖,回过头对上萧景琰亮晶晶的双眼:“你别走……”


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梅长苏心里柔软得不行,他转过身来揉了揉萧景琰毛茸茸的脑袋,噙着笑问他:“那你不要吃了么?”


萧景琰的脑袋显然没有转过来,他眼神飘忽想了好一会,才无奈地放开手,恋恋不舍地交代梅长苏:“那你快点回来啊。”


梅长苏心说都生病了还知道吃的比较重要。他叹了口气,宠溺地应了:“好~我的小祖宗。”


梅长苏跑去御膳房亲手煮了一碗糖水蛋花,轻轻放在床边的桌上。担心萧景琰已经睡过去了,他撩开床帘的一角,就看到萧景琰兴致勃勃地睁着眼睛看他:“这么快就回来啦!”


梅长苏叹了口气,这哪里像是发烧了的病人啊。


只好扶起萧景琰,给他披好外衣。萧景琰的双手被裹在衣服里,梅长苏不让他伸出来,只能自己端起碗来喂他。


萧景琰乖乖地张开嘴等投食,梅长苏用白瓷勺盛了大半勺吹了吹,这才递到萧景琰唇边。


微微苍白的嘴唇张开,“啊呜”一口直接吞下了。


糖水沾到了唇间,梅长苏只好将勺子放回碗里,抬手用拇指抹过滴落的水渍。


就这样一勺一勺,一大碗糖水蛋花就进了萧景琰的肚子。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不是之前的冷汗直流,身体里面都暖和起来了。





萧景琰心满意足地倒在梅长苏怀里,挪了挪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休息。


梅长苏看萧景琰这么快就去睡了,心想一碗热乎乎的食物吃下去,出出汗也就没什么问题了。他将碗放到桌子上,轻轻挠了挠萧景琰的下巴,萧景琰舒服得哼了哼。


梅长苏轻笑,感觉怀里抱了一只乖巧的猫咪。


想着萧景琰这样睡觉时间久了肯定不舒服,梅长苏准备将萧景琰放平,可是他刚一动作,萧景琰就睁开了眼睛,抓着梅长苏的衣袖望着他:“我想吃鸡翅。”


圆圆的眼睛里完全没有病中的慵懒。


萧景琰见梅长苏不回答,又低头蹭了蹭他的胸口,掰着手指数起来:“还想吃排骨,用糯米蒸出来的那种;还有猪蹄,要炖出来的才好吃;还要吃烤鸭,唔……”可能觉得这些吃起来太油腻,萧景琰皱眉沉思。


梅长苏收回自己有些脱力的下巴,刚想让萧景琰想想就行了,结果萧景琰猛地仰起头,撞得梅长苏下巴生疼,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萧景琰兴奋地说:“那就再加一碗百合清酿,我还想吃红豆汤!”


“景琰啊……”梅长苏揉着下巴无奈地开口。


萧景琰又把脑袋仰了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不行么……”


面对这样一双含情脉脉的鹿眼,梅长苏怎么也要坚守住最后的底线,绝不能被美色诱惑!


他咳了咳,开口道:“就这些么我这就让他们去做……”


萧景琰一把搂住梅长苏的脖子去蹭他的脸:“长苏你真好!”


梅长苏赶忙拉住滑落的衣服给萧景琰裹上,抱着他说:“那当然。”


萧景琰闭上眼睛靠在梅长苏怀里流口水,可是先送来的却是退烧的药。


一碗漆黑的药不用尝都能感觉到苦,萧景琰捂住眼睛把自己塞进被子里。


梅长苏拿着药碗哄萧景琰:“景琰,你乖乖喝药我就给你吃榛子酥。”


被子被偷偷掀开露出两只眼睛:“真的?”


梅长苏点点头,萧景琰这才坐起身来拿过药碗。


盯着乌黑的药,萧景琰一脸的生无可恋,终于捏住鼻子仰头直接喝了下去。


“苦……”萧景琰几乎要哭出来,他躲到梅长苏怀里委屈极了,“榛子酥呢?”


梅长苏哪里知道他转换的这么快,这么突然怎么找榛子酥:“呃……我去给你找?”


萧景琰一撅嘴:“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他伸出手往床头和床板的夹缝中摸索,“不过没关系,我自己有。”


梅长苏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景琰居然掏出一个纸包,里面包了几颗新鲜的榛子酥。


榛子酥入口缓缓化开,带着榛子的果香和甜甜的味道,萧景琰满足的眯起眼睛,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


梅长苏不敢乱动,生怕又吓到萧景琰。


萧景琰就靠在梅长苏的胸口,一只手搂在他的腰上,曲起的双腿一只抵在自己的腿侧,另一只抬起压在大腿根,轻轻一动就是酥麻。


爱人就在自己怀里,紧紧搂着自己,梅长苏就是再让自己心如止水,也难免有所悸动。


梅长苏轻轻挪动腰部,想让自己的敏感部位离萧景琰远一点。可是他一动作,萧景琰就又抱上来,情况比刚才还不如。


萧景琰的烧还没退,可能药效发作了,整个身子散发着热意,梅长苏感觉自己快要炸开了,可是又实在不能碰萧景琰,这般忍耐让后背出了薄薄一层汗。


梅长苏被折磨的痛苦不已,可是萧景琰却是睡得舒舒服服。



叫醒萧景琰的是一阵食物的香味。


萧景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摆满了一桌的好吃的,都是自己刚刚想吃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萧景琰感觉自己睡了一会已经舒服多了,除了身上有些酸软已经没什么问题。


萧景琰跪到床边拿起筷子,刚准备吃又停下,递了一双筷子给梅长苏:“你肯定也饿了吧,咱们一起吃。”


梅长苏动了动僵硬的腰,接过筷子笑得一脸温和:“好。”


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多难受。


看着萧景琰吃得高兴的样子,梅长苏觉得此时的自己十分容易变成禽兽,于是他夹起一根鸡翅,狠狠地咬下去。


感觉更饿了。


梅长苏只能安慰自己,这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吧……


>>>END

评论

热度(125)

  1. 榛子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
    从床头拿出私房榛子酥……😂😂😂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