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苏靖】欺君罔上

萧景琰不想吃葡萄,萧景琰想吃榛子酥😂😂😂

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题文无关。


梅太傅x皇帝琰


老子要离婚!【并不是】


依旧是很能干的酥胸。


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情敌。


无逻辑,ooc,全是bug。



养居殿外围了一群人,为首的是蒙大统领和列将军。


众人猫着腰侧耳贴在门上,表情甚是凝重。


正所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大梁的皇帝正处在前所未有的愤怒巅峰,众人吓得不敢做声,唯一一位敢于直面天子震怒的勇士正在殿内,与皇帝对峙。


那个人就是梅长苏。


不过众人也没有那么感激他,毕竟惹怒陛下的也是他。


殿内传来愤怒的质问。


萧景琰指着梅长苏怒道:“你看看你做的事情!”


梅长苏依旧云淡风轻:“这是忠臣应做的。”


萧景琰横眉冷眼:“你这是欺君!”


梅长苏略一躬身:“陛下,忠言逆耳。”


萧景琰气的没忍住骂出口:“忠言个屁!朕可是皇帝!”


梅长苏淡淡地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萧景琰紧握双拳:“呸!你才犯法!”


梅长苏靠近一步:“陛下何不早日回头?”


萧景琰惊于对方的鬼话连篇,气的直发抖,指着梅长苏:“你!你!”却找不到话骂回去。


转头一看,柜子上放满了各种玉器摆件,个个看上去就是价值连城,萧景琰紧咬下唇,气的眼圈通红,急躁的想找个顺手的东西。


终于转身从床榻上拎起一个软枕,狠狠朝梅长苏砸过去,伴随着皇帝陛下一声带着哭腔的质问:“梅长苏!你到底把我的榛子酥藏到哪里去了!”


梅长苏稳稳的接住软枕,无奈的叹了口气:“恕微臣直言,陛下你不能再吃榛子酥了。”


“为什么!”皇帝快要落泪,抿着嘴唇委屈极了。


梅长苏缓了缓,悠悠地说:“陛下,你胖了。”


……


……


半晌,养居殿内爆发出天子的怒吼:“梅长苏!你这个混蛋!”


萧景琰用镶了金线的衣袖抹了自己泪眼朦胧的眼睛,推开殿门哭着跑走了。


门口的众人面面相觑,萌大统领摸了摸被撞得生疼的鼻梁,心想陛下这次真的很生气啊!


随后众人一同回过头盯着殿中的梅长苏。


一时静默。


众人的眼神中映射出:


追啊!还愣这干嘛!


哎哟陛下哭了呢看起来好可怜。


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动陛下的榛子酥。


看,搞砸了吧。


跟你说了你斗不过榛子酥的。


你居然嫌陛下胖?我看挺苗条的啊……


等等诸多情绪。


梅长苏无奈的叹了口气,提高了声音:“看什么看!没看过吵架啊!”


然后狼狈地逃了出去。


萧景琰此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蹲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愤懑不已。


其实他早就感觉到哪里不对了。从半个月前自己桌上的榛子酥就越来越少,到最后连盘子都没有了。


不太好意思让列战英大张旗鼓地调查,皇帝陛下还亲自偷偷摸摸去了御膳房,瞄到了一盒摆盘精细的榛子酥。


然而在之后呈上来的糕点中并没有那盘榛子酥。


倒是梅长苏拎着一串刚运进宫的葡萄来了。


萧景琰不想吃葡萄,他想吃榛子酥。


萧景琰撇着嘴不高兴,梅长苏只好让黎刚和甄平把东西先撤下。


这让萧景琰感觉到哪里不对……


萧景琰断然喝到:“站住!”


黎刚和甄平吓得停住。


梅长苏赶忙拉住萧景琰的手,柔声道:“景琰怎么了?”


萧景琰一把甩开,绕到前面去看站住的两人。


黎刚和甄平被皇帝凌厉的视线震得冷汗直流。


梅长苏徒劳地想要拉回萧景琰。


萧景琰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黎刚胖了三圈!


萧景琰凑近,黎刚吓得绷直了脖子。那双如玉的手在衣领出摸了摸,碾出一块榛子酥的碎末。


萧景琰一把将榛子酥捏得粉碎,背后仿佛燃起了汹涌的火焰。


黎刚抬起葡萄挡在脸前,大声说:“都是宗主让我这么干的!”便拉着甄平一溜烟跑了。


萧景琰抬起阴沉的脸,看梅长苏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梅长苏举起双手,陪着笑道:“呵呵呵……景,景琰,我可以解释……”


萧景琰恨不得把所有的榛子酥砸在梅长苏头上:“你解释个榛子酥!”


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梅长苏有些头疼得站在书房外,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身后各个角落里投射过来的灼热目光。


骨节修长的手指曲起轻轻扣了扣门,毫无意外的不见回应。


梅长苏轻声说:“陛下?”


里面传来愤怒的回应:“没有陛下!陛下胖死了!”


梅长苏忍住笑,换了称呼:“景琰?”


“别叫我景琰!谁是你景琰!”


梅长苏几乎可以想象到萧景琰扭过头“口亨”了一声的样子。


过了一会也不见回应,萧景琰抬头张望了一下,真走啦?


起身愤愤地想:什么人啊怎么这么没耐心!


然后走到门边,竖起耳朵在门上听了听,什么动静也没有。


萧景琰拉开门闩,轻轻推开一个小缝,眯着眼睛往外看。


没有人。


视线下移,嗯?


地上摆了一个精致的食盒,打开盖子露出圆滚滚的榛子酥。


萧景琰“啪”的把门关上。


现在才知道交出来?迟了!


蹲在角落的梅长苏叹了口气,诱饵居然失败了。


旁边的蒙挚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看陛下这次真的很生气啊哈哈哈”


在梅长苏充满杀气的白眼中收起了笑声。


夜幕降临,萧景琰一个人去了浴池沐浴,他一向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


可是萧景琰在水里却提不起精神,他坐在池边的台阶上,半个身子浸在水里。


萧景琰伸直了腿去捏自己的肚子,软软的。


真的胖了么?


萧景琰有些沮丧。


他把腿收回来抱住,把脑袋抵在膝盖上,给自己洗脑。


就算胖了有怎么样!梅长苏怎么能嫌弃他呢?还是梅长苏太过分了!没错,就是这样。


萧景琰不自觉的地点头,感觉自己说的非常有道理。身子在水里晕开浅浅的涟漪,从周身散发出去。


萧景琰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没有听到背后的脚步声。


梅长苏进到水中,萧景琰感觉到水的波动回过头,就被梅长苏抱了满怀。


“放开!”萧景琰挣扎着想要躲开。


“不要,”梅长苏早走防备,抱得紧紧的:“景琰……”


“没有景琰!”萧景琰还在生气呢。


“那我抱着的是谁啊?”梅长苏轻声哄着。


“一个胖子!”萧景琰完全不为所动。


“景琰一点都不胖。”梅长苏从善如流。


“呸!你喜欢瘦的就去找瘦的吧别来找我!”萧景琰继续扭头。


“他们哪有你好看啊?”梅长苏随口接道。


“你居然真的要去找别人!”萧景琰猛地回过头来瞪他。


???


梅长苏赶忙转动脑子:“没有没有,哪能啊。景琰你这样的最好了。”


可是萧景琰更生气了:“所以你就是嫌我胖!”


梅长苏额角冒出冷汗,怎么又给绕回去了,这样下去就再也说不清楚了。


“我的小祖宗啊……”


“你祖宗哪有我这么胖!”


绕是梅宗主嘴炮无敌,面对如此的胡搅蛮缠也有些无计可施。


不过既然敌不过,不如换种方法攻略。


简书:作天作地作不过萧景琰


袖底:梅宗主说我宠的要你管

评论

热度(212)

  1. 榛子酥景琰这是苏先生为你打下的江山 转载了此文字
    萧景琰不想吃葡萄,萧景琰想吃榛子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