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子酥

啊啊啊啊啊今天回学校收到呱呱辣!
太可爱了叭!太太的字也很好看吖(⁎⁍̴̛ᴗ⁍̴̛⁎)反正就是要夸爆您

(。ì _ í。)

爱您(⁎⁍̴̛ᴗ⁍̴̛⁎)
笔芯(。・ω・。)ノ❤️
@超酷的大总攻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国庆快乐~\(≧▽≦)/~
今天吃了鸽子。。喝了鸽子汤= ̄ω ̄=
嗯?琰琰?你怎么不开心?

【东凯ABO】花黎与麝香 07

重温一下

强摘的果实不甜:

RPS/OOC/圈地自萌/勿较真/勿扰真人
前篇请点下方TAG花黎与麝香

为了体验一下剧组去当了群众演员。
结果害自己几乎没得睡啊!

凯凯和东哥您俩真是太伟大了。


07

王凯苍白着一张脸半倚着门上,看起来特别难受,靳东快步走过去扶起他的时候,就见他额间密密麻麻地满是汗水,连体温也跟着居高不下。
喝醉了?想吐?
靳东撑起王凯身子,感觉到挂在自己肩头上的手臂正在无力地颤抖着,花梨木的香味突然间风情万种地朝自己迎面袭来,缠捲着瀰漫了四周。
得,让你爱跟着别人玩,信息素失控了吧!
靳东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将小孩儿搂进怀裡,麝香味一层又一层的将人护得密不透风,王凯被自己横冲直撞的信息素搞得头晕目眩,现在得到了Alpha的舒缓,整个人软得不行,窝在靳东颈间直哼哼。
因为主人的极力克制,花梨木香并没有极尽挑逗,而是安分地守在原处暗送秋波,时不时外溢的信息素就像猫尾巴一样捲上了靳东,撩拨的惹人心痒。
靳东很想乾脆就地办了他,但是一看见王凯咬着下唇的痛苦模样,他怎么样也下不了手。
「王凯,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醒醒。」靳东轻轻地拍上王凯的脸颊,冷不防地被人蹭了一手。
「……我好难受……你、你带我回去……我有药……」王凯半眯着眼睛,一边说着一边将温热的吐息全撒在靳东耳边。
你这是要让我冷静还是要让我不冷静?靳东几近崩溃的想,送你回家没问题,但我怕的是会不小心让路虎成为犯案现场!
可是王凯这情况一看就知道不能再拖下去,而靳东私心也不想将现在的他交给别人,于是乎他只得狠狠一咬牙应了下来。
「行。但王凯你先看看我,」靳东说着强迫让王凯直视自己的眼睛,问道,「我是谁?」
「……师哥。」王凯湿漉漉的眼睛裡写满了难不舒服和委屈,但还是带着鼻音乖巧的答了一句。
「很好。」代表小孩儿还是有认人的,没有随意乱扑向陌生人怀抱,靳东弯起嘴角,心满意足。
结果王凯却又彷彿想起了什么开始闹,他推拒着靳东,挣扎着想从他身上爬下来。
「你安分点行不行?」光忍受一个美好的Omega在身上四处点火就实属不易了,他还得分力气出来不让人摔着,靳东觉得自己简直就快能成神了。
「不行……不能师哥。」
「你说啥?」
「师哥,呃……中戏…风评不好…喜新厌旧……拔屌…无情……」王凯小声地数落着,以为人家听不见,却没想到自己所谓的压低音量跟本也就没多低,靳东听见拔屌两字手一鬆,王凯屁股着地哇地叫了一声,「还特别爱招人!」最后一句说得意外的顺。
但他脸上的愤愤不平维持不了多久就又被爬上的难耐给取代,花梨木的木香窜进鼻间全是勾人的味道,王凯只觉得自己的体内像是有把火在烧。
信息素失控和发情期截然不同,虽然信息素会失去控制的散发出类似发情的味道,但本人却会因着无力控管而感到体内气息冲撞奔腾,五脏六腑都被压迫着,除了痛苦只剩痛苦。
冰凉的手指覆上额头,细细地抹去汗珠,让人不自觉得想更加靠近。靳东拦腰抱起显然已无法再继续组织语言的王凯,动作温柔如水。

「你认错人了。」他说,「传闻裡那个拔屌无情的中戏师哥不是我。」


-

我説老师您可别忍出病来了啊。

靳老师:你动作快点我不就不用病了?

一个虐的联想

看了超多苏靖虐琰大刀后突发灵感去看花千骨大结局小骨死的那段,把红衣小骨的脸强行脑补成琰琰,白子画强行脑补成酥胸…
反复看那一段
觉得代入后非常好看😃😃😃

带小小凯出去玩啦( •̀∀•́ )

😢

橡树洞:

*赶稿到半夜的碎碎念牢骚*

前段时间利用吃饭时间重刷了一遍琅琊榜,真是每次重看都能有新的感触呀~

老梅很多时候真是暗搓搓的秀恩爱呀,靖王面前波澜不惊的,人后一口一个景琰叫的不要太欢,就不怕喊漏嘴吗!(还的确漏嘴了^_^)

不过救卫峥那里的弹幕实在是气人啊~我觉得这两个人所有分歧和争吵的台词都特别厉害,因为仔细一品,发现每一句都是为了对方,只能无限感慨。

有很多人觉得萧景琰迟钝又愚笨,得了梅长苏如此殚精竭虑的相助还不情不愿的,真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亏欠了梅长苏太多。

每每看到这样的评论真是无法理解,我们看的是同一部剧吗?只能看到梅长苏为景琰的付出,而看不到景琰所付出的,看不到这两人是如何相互影响着相互扶持着走过这段艰难之路的。

景睿之事后,梅长苏曾经跟飞流说过,人的心,是会越变越硬的。但这件事并没有发生,是因为萧景琰,梅长苏最终并没有成为自己预想中的那样。如果不是因为萧景琰的坚决梅长苏怕是真得要放弃卫峥的,虽然痛苦万分但他所背负的要他别无选择,萧景琰救的又岂只是一个卫峥?当他一句句阐述追查逆案的利弊时萧景琰的坚持,这些都像穿破黑暗的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他,不至于在这黑暗诡谲的地狱里下沉太深。如果这段剧情只能感觉到萧景琰的不知好歹,那对于作者设定卫峥案的苦心也太浪费了……

这次还注意到一个小细节,争吵断铃后景琰气哼哼地跟战英对话,都觉得劝解殿下的战英像个小天使,但其实战英说的是,苏先生跟我们是不同的……,结合景琰之前说的话,其实他就是因为已经把梅长苏当成自己人,所以才会这么失望,战英小天使自然体会不到为什么这么生气呀……

居然罗里吧嗦头脑不清的说了这么多……最后配图是想到景琰从东海回来后,因为已经有自己的王府,而且惹怒了父皇,怕是连进宫见静妃的机会都少到可怜了。真是天地间忽然就剩自己一人的感觉,这十三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